头可断,血可流,老子可遇不可求。

【弹珠传说】【格眉原著向BE】 罅隙 [完]

-壹

“枫叔,光面一份,打个鸡蛋,还有还有不要香菜多放点葱花!”

窝在柜台后面打盹的男人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来,而后长久未见光的褐色瞳孔被黄昏里暖暖的暮光刺激的微微扩散而后聚焦在声源处。

约莫只有十四五的少年大步迈进店门,一屁股坐在离门口最近的空位上,赤色的眼瞳和毛躁的短发像极了记忆中某个被时光钉在十八岁的少年。

少年身后跟着麦色长发的腼腆笑着的女孩和幽黑碎发的扑克脸的少年。

“叨扰了欧阳前辈。”

那一瞬他差点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十年前。那时大叔还没离开。哈吉老头也没归隐。他们...也都还好好的。

 

“又来混吃混喝啊混小子。”他慢条斯理的端了刚下的面出来搁在三人面前。

赤发的少年瞄了一眼身边同伴的面碗再比对一下自己的立刻炸毛了。

“枫叔!不带这么偏心的!为什么他们俩面里有鸡蛋有牛肉还有胡萝卜!我的就是光面还有这么多香菜!!”说着少年开始往一边盛着醋的白瓷小碟里挑香菜。

欧阳笑眯眯的看着少年将所有香菜挑出来,而后伸手将碟子的香菜连带着醋一同倒进少年的碗里,“挑食不是好习惯唷~”

“唷你的大头鬼啊QAQ”

一旁的黑发少年无视了身边炸毛的同伴,继续面瘫着脸酝酿着开口,“...欧阳前辈,我们这次是来...”

“啊啊我知道的...”欧阳继续笑眯眯的打断了他,“面瘫是病,得治,不过我看好你唷小伙儿~”

[噗——]少年膝盖中了一箭,血槽清空。

“前辈!”少女涨红了脸颊,“我们只是想看看您再用一次锁风金鹏而已!”

他们这是第多少次被这样拐弯抹角的拒绝了?欧阳自己都记不清了。

自己接手面馆后就没有打算继续使用战机了,偏生这么多年来支撑的他的生计的都是希望看他再次解封锁风金鹏的各色各样的人。

“我只是个开面馆的,想看猴子表演去马戏团,喏,出门右拐到路口,再向北两条街就是了。”

 

三个孩子对视几秒摇摇头,而后乖乖低头吃面。末了临出门时赤发少年有些窘迫地留下一句[等我们赢了至尊赛就把赊下的账都还上]

欧阳笑着摇摇头,收了碗筷抄起手边水盆里的抹布挤挤水去擦桌子,冷不防身后传来缓缓脚步声,他利落的擦干净最后一片桌角,挂起习惯性的微笑,“欢迎光临,要点什...”

惊讶震惊亦或是名为喜悦的情绪扼住他的咽喉。

“...不...不是说...后天才到么...混蛋。”

门口清瘦的男子依旧一丝不苟的束着长发,白色衬衫扣到领口下一颗,苍蓝风衣熨的平平整整,唇角缓缓泛起笑意。身畔粉发盘起的女子婀娜身段包裹在白底滚红边的旗袍里,开口是和记忆里重叠的婉约声线。

“想给你个惊喜啊小枫,”女子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喂,不会惊喜变成惊吓了吧?”

“哪有的事...”欧阳小枫弯弯眼睛,“不过...听墙角的混小子们给我出来!”

 

默。

 

“看来现在的孩子们教养都不够的样子。”

“呜哇!”全神贯注偷听的三人组冷不防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猛然回头对上的却是一双浅金色的淡漠瞳孔,右眼上骇人的疤痕从眉弓上方一直拉到颧骨。

 

粉发女子在那道声音出现的同时就僵直了后背,咬紧的牙齿却依旧微微颤栗,双手也紧紧攥起。

他抬头看向面馆门口始终背对着他的粉发女子,唇角勾起狰狞的弧度,“看起来有人不太欢迎我啊,是吧?小眉。”

 

 

 

 

 

-贰

 

把外面的三人让进店来,欧阳拎起被吓了一跳的孩子们,“回旅舍睡觉去还有两天就至尊赛了。”

“枫叔枫叔,那明天能让我们看看锁风金鹏么?”小家伙作花栗鼠状鼓腮帮卖萌啊不卖蠢。

“你猜?”欧阳笑眯眯地抽出防风的门栓。

“可以的吧可以的吧的吧?”继续卖蠢。

“再猜。”利索关门。

门外立刻传出少年的哀嚎和坚持不懈的挠门声。

 

 

“我累了。借住一晚。”格裂说着转身上楼。

多杰克微微蹙眉,“欧阳你还约了他们四个么?”

“嗳?没有没有,不是小眉你约了他么...真是...什么时候有喜酒喝啊?”欧阳傻笑着搔搔头,一面从柜里数出三只茶盏,用热水温了茶具置茶冲泡。

她刚刚松弛的神经一下又紧绷起来,原本搁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握起,指骨在白嫩的皮肤下若隐若现的轻轻颤动。多杰克轻轻叹口气,微微垂下眼睑伸手覆上她的,而后抬头看着端了茶过来的欧阳,

“很快了。这次回来也是想回这里举办婚礼。”长发男子微微侧头扯了扯衬衫领口,目光却飘去了窗外,“我和小眉的婚礼。”

空气里散发出莫名尴尬的气氛,蓬乱着发的男子慵懒的棕瞳猛然微微眯起打量着,琥珀色的茶水在茶盏里轻轻转动着被递到两人跟前,而后捏起最后一只,右手反手抄起托盘支在桌上,“多杰克,怎么回事。”

欧阳小枫现在很少像少时连名带姓的喊他,除非他察觉到发生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原本粗神经的少年早已被时光和生活操磨的敏锐干练。而一贯冷静的男人此时面上却有了少见的略显窘迫的神情,眼皮耷拉下来盖住了璀璨的金色双瞳,避开了对面男子凌厉的目光。

小枫从未拿格裂当过什么敌人,不管是在至尊赛前抑或至尊赛后,对于格裂冒死救下他一直抱有近乎于偏执的感谢,甚至在发现他对小眉的好感时也会毫不犹豫的放弃对小眉的追求。他知道小眉身边一直没有相当年龄的手帕交,因此对于感情也比其他女孩子要迟钝些,一直以来只有对哥哥一样的多杰克朦朦胧胧的感情,所以,他希望能把所有的可能留给格裂。正如雷火所说,欧阳小枫那就是个固执的认为恩情大于天的傻子。

所以他才会为了大叔心甘情愿的留在闪光市守着这小小的面馆。

多杰克清楚,现下小枫肯定是觉得自己故意和格裂过不去。毕竟...

“拉美姐呢?你有没有想过拉美姐啊多杰克!她为你放弃了皇位继承权放弃了公主的身份,你倒好,准备和自己的妹妹结婚了?”欧阳只差没拍桌子了,茶盏里的茶水被他的吼声震得泛起了小小的涟漪。

他确实喜欢着査拉美,可是当那天那个家伙将昏睡的小眉交给他时,他却已经不知道自己对她这么多年的感情到底是亲情还是喜欢。也许是拉美太过坚强,哪怕背井离乡却依旧咬着牙站在他身边,可那天小眉醒来后在他怀里揪着他的衣服哭得撕心裂肺的样子却狠狠扯住了他的心。小眉和他一样都是被哈吉收养的孩子,小时候的流离失所太过痛苦,他已经习惯将这个表面坚强内心脆弱的女子护在身后。

可他忘了査拉美容光四射坚强活泼的外表下是同样脆弱的内里,可当他明白的时候一切都已来不及。

 

“小枫,是他把我交给杰克哥的。”粉发女子蓦地站起身扔下这句话而后转身上楼去,留下两个人继续尴尬的气氛。

她以前的房间在三楼最里面。当初因为她是女孩子所以特别给她安排了顶楼的房间,旁边只有两间杂物间,二楼是面馆的仅有的两间卧室,本是小枫和大叔一人一间,后来两人挤了一间留出一间来给了哈吉。男孩子们则统统被扔去住后院。

而后来大叔安排给莫林的就是三楼收拾出来的杂物间。

三楼已经许久没人住了,陈旧的木把手上堆了厚厚的灰,不复当年光泽,细小裂纹沿着接缝肆意攀爬。她伸手拧开把手,伴随着木门刺耳的吱呀声而来的是被久违的流动的空气带来的尘埃。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被呛退了两步陷进一个温暖宽厚的怀抱。身后人一手撑住墙壁一手托住她小臂稳住了她的身体,她忙不迭想要起身,“杰克哥,我…”

“怎么还是这么不小心。”

她的动作一下僵住,耳畔呼吸温热,却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醇厚沙哑。

他很快松开了手,目光淡漠疏离,眉心有恒久的折痕,平缓的眉峰生生拉出锐利的弧度。他偏过头不去看她,盯着房里家具上落满灰尘的白布和地板,“我帮你。”说着迈进了房间。她本想拒绝的话语却硬生生堵在喉间。她有多久没看见过这样的画面了?她记不清了。他衬衫袖口喜欢折三道挽到手肘,手腕筋骨分明,多年的弹珠练习让他的掌骨受损严重,所以拿着东西时都是习惯性的微微虚握。绿发依旧向后梳起划出张扬的轨迹。肩膀宽厚腰身窄细。时光那头身量未足的少年已长成了沉稳的青年。

她魔障般走上前去伸手从背后抱住他,将头轻轻靠在他背上蹭了蹭。“就一会儿。”

他直起身来的动作蓦地一顿。

一切就像是他们在一起的时候。

那时他会将她拽到身前来揉揉她的头发而后在额前落下小心翼翼的一吻。

可惜撑过时光的洪流的他们,早已面目全非。

 

他踌躇着拉开她的手,却在下一秒转过身来紧紧拥住她,似是要将她嵌进自己的身体般用力,她看不清他的表情,被紧紧攥住的肩胛骨和腰传来压抑的痛楚,她却依旧坚定的反手抱住他。

而后有人狠狠拉开了他,不由分说的握起她的手。

“格裂!请你出去。”

他垂下眼睑没有再去看她,转而向门外走去。

“小眉,我还是和你住一起吧。”

“…好。”


听见身后传来的话语他的指尖终究还是微微颤栗起来。

他还是亲手将她推给了别人。这已经无法再改变。

那是他用尽力气去爱的人,他不想让她被别人诟骂,他不允许。

可她只要留在他身边,不论何时都会有人对着他们的身影指指点点,他不愿意让她跟着自己过暗无天日的日子。他可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可以不在乎路边小孩子朝他发射弹珠可以不在乎去参加雷火葬礼被人们唾骂他可以不在乎这些。他可以满身脏污依旧倔强的挺直腰板走下去。

可他却做不到不在乎她的感受。

当他第三次看见她出门采买东西却红着眼眶回来时他终于决定松开握住她的手。

他能给的,只有伤害。

 

他爱她,她也爱他。可人们不愿意看到他们在一起。

人们要的结局永远是如童话般单纯。大魔王被打败然后王子和公主在一起。

至于王子和公主会不会幸福,那不是他们关心的事情。

 

 

如果说多杰克的瞳色宛如上好的佳酿清浅温润,那么格裂的瞳色好比是剔透的琥珀,坚硬美丽却又深藏所有的温暖。

 

他只是不知道怎么去爱才能不伤害。

他以为的保护却狠狠伤害了最爱的人,那是他生命里短暂而温暖的光,他不想再看到她的痛苦却一次又一次将名为伤痛的匕首刺得更深。

 

所谓情深不寿,大抵如此。



-fin.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