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可断,血可流,老子可遇不可求。

【超兽武装】【cp乱炖/主bg向】Empire ※chapter 5※

-Fifth

 

天羽赶回去的时候火麟飞的伤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男人龇牙咧嘴地捂着手臂,却还悄悄地拿眼睛时不时瞥一眼她的表情,像是个等着抚慰和夸奖的孩子。她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火麟飞,大革命的时候断了一条腿也没见你这样过。”只好先问问一旁的医生。发须花白的老者恭恭敬敬地回答说并没有伤到动脉,但是切断了一条手筋,并且因为刀上抹了麻痹神经的毒素的缘故没法再接上去了。生活上倒是没有什么大的影响,只是怕是再不能举剑了。

她突然有些愧疚,为自己刚才的话。腿断了毕竟接的好,可这次却是接不好的。她烦躁地挥挥手让仆人和医生都下去,俯下身给他一个拥抱,而后坐在他身边,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欠火麟飞的太多太多。他本该在南地好好的做他的生意,如果他没有因为她拜玄易子为师,没有来到冥幻没有牵扯到这么多事情,他应该已经娶了一个妻子,懂得该怎样为他做饭洗衣缝补衣裳打扫屋子的贤惠的好妻子。她想着想着鼻子就酸起来,身边的男人这时候却有些慌乱地拍一拍她的肩膀,“没事啦没事,又不是手就这么废了,反正就我那三脚猫的功夫,是当不了好剑士的。”天羽当下只更觉得难过起来,师傅曾夸奖他就是为了佩剑而生,短短两年的练习他就能赶上一般的剑士,更不用提这三年他的勤勉练习,估计已经能和龙戬堪堪相当了。

 

她正窘迫的不知道该说些,门外的侍女恭谨地询问她要不要去试试看明天的礼服,她忙不迭地跑了出去。她明白火麟飞喜欢自己,可要命的是她也喜欢他。也许不一定是火麟飞,只是他恰好是那个陪着她一路走过来的人,仅此而已。她不该做出什么回应。她没有那个权利。冥王——尽管她一直渴望着那份属于父亲的爱,可她一直没办法将那个男人和父亲联系起来——留给她的只有责任与那昙花一现般的温情。他爱着她,这一点毋庸置疑,可他的爱却沉重到让她无法面对。她必须复辟嘲风,尽管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可那时候冥王握着她的手将匕首送进自己胸口时苍蓝色眸子里的悲怆与愧疚竟让她不敢退缩。那一瞬间她觉得这就是她的宿命,即使她是个无神论者。

礼服是浅金色的布利奥特,宽宽的露肩领和袖口裙摆都用金线细细的描绘出象征丰收的图腾和麦穗,胸口和腰带上镶着硕大的祖母绿。她有些厌恶地蹙起眉,太奢侈了,毕竟只是穿一次的东西。一旁的裁缝小心翼翼地凑上来问有哪里不合适可以重做之类的,她挥挥手表示不用,换了一身更合身些的圆领束腰长袍,向暗堂走去。

 

暗堂里始终沉闷而安静,压抑着所有进来的人的神经。她进来时血姬正偎在龙戬身边睡着,男人抱歉地看她一眼,一手轻轻地抚着血姬的背脊,一手将一本厚厚的硬壳本递过去,上面是他有些凌乱的审问笔记。“还没来得及整理,先将就着看一看吧。”

她现在开始羡慕起他们来,她一向知道龙戬因为青白内战[1]和帝国水晶之夜[2]一直对血姬愧疚不已,可他们两人都知道这只是一场代价太过高昂的误会,尽管外人面前他们仍是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但知道的几人都明白他们已经慢慢开始接纳甚至试着遗忘。

 

她敛眉坐下,仔细地将今天那一页看了两遍才抬起头来,“又是摩耶?”天羽习惯性地拿指尖敲着桌子,“摩耶家是怎么回事,一边按雪皇的意思来试探我,一边又迫不及待地要我死?如果他们真的听命于雪皇,那他们没有得到我的明确的态度是不会下手的。”龙戬接过她的话,继续说,“他们手里没有你真正身份的确凿证据,就算弄清楚也不敢贸然下手,毕竟你还是人民心中的勇者大人。假设摩耶只是想要获得政权,那么更不必下手,你坐在这个位置上比他们自己来坐更有利。”

“所以,其实他们也许确实是听命于雪皇,可因为什么原因改变了主意想要置我于死地?”她有些不确定地说。龙戬赞许地看了她一眼,“没错,不过以后要对自己的想法更确定,这一点雪皇就比你做的更好。人民需要的不是仁慈的首领,他们需要专制的帝王。说说看,这个原因。”

“我们在赤金共和的[漏洞],被深渊的老狐狸们猜中了。”

男人点点头,“不只是深渊,连青龙旧部和赤金这边也有牵连,青龙那边我师兄已经把内鬼揪出来了,可元正上将那边一直没有消息。”

“赤金那边我一直知道,可这个大洞急不得,否则雪皇很容易发现。这群没脑子的蠢货大概是想和我一起去死。”

“要不是泰雷在帮忙,估计雪皇已经知道这些了。可一天前我收到消息说元正上将已经失踪了三天。”龙戬眉头蹙起来,“现在看来怕是已经被卷进去了,你也知道泰雷只是因为玄易子的缘故答应合作,要是这次元正上将出了什么事,我们估计两边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元正上将虽然年纪和师傅不相上下,可毕竟他那身剑术我是领教过的,更何况他的暗器也是用的极出神入化,我不觉得他会死在深渊那帮人手里。”说到这里天羽却还是不自觉地顿了顿,强自说道,“他应该只是找个什么地方去避一避了,更何况就算被擒住了深渊的家伙也没那个胆量和赤金共和对着干。”

 

十一区的暗卫们突然跑了进来,附着天羽的耳朵说了几句,天羽示意他退下,而后转向龙戬,有些摸不着头脑,“今天早上泰雷收到了一大条死鱼,裹在元正上校常穿的那件护心软甲上,这是什么意思?”

她有些吃惊地看着男人极少露出的震惊和茫然及已接踵而来的烦躁的脸色。很快他就镇定下来,紧紧皱着眉头回答她。

 

“元正上将已长眠海底。”他说,“这是深渊帝国的传统。”

 

 

 

 

 

[1]青白内战:青白两氏创立的龙腾帝国,自古一直是双皇族的传统,龙族尚武,由两脉皇族中的继承者进行比武裁决王位归属,龙历两百四十七年,即嘲风三百零六年,第九次比武中龙戬师傅龙剑惜败于莹莹父王龙飞,却因为比武前为救龙戬而沾在盔甲上的龙毒导致龙飞逝世,被白龙族误认为蓄意毒害,由此引发青白内战。战后白龙族几乎灭族,青龙族仅余王城成为雪落附属。龙戬从本族战士手中救下了最后的王女莹莹并将其送往迷雾海另一端的冥幻帝国托付给冥王。

 

[2]帝国水晶之夜:大革命前期血姬率领魔蝎军团渡海反击,期间一度占领了龙腾,于龙历两百五十七年,即嘲风王朝三百一十六年一月十九日当夜击杀龙剑,青龙族惨遭屠戮,当夜青龙族王城内的民居、商铺、宫殿被疯狂破坏,王城成为废城,破碎的玻璃几乎铺满街道,龙腾帝国被宣布破灭。当时身处雪落的龙戬赶回阻止时青龙族已几乎覆灭。龙戬一怒之下重伤血姬,却发现血姬就是莹莹。莹莹被伤至瘫痪,自此之后大革命中冥幻帝国一方节节败退终至九月灭亡,于是此夜被记载为帝国水晶之夜。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