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起做一个沉迷学习画画和游戏的中二好公举。
加油啊。
整个本丸和王国在看着你呢。

【超兽武装】【cp乱炖/主bg向】Empire ※chapter 1※

-First

 

整个心城笼罩在一种宁静阴沉的气氛和令人惶惶不安的等待的忧虑恐惧中。空气稀薄的像是凝固了,生活也好像停止了。店铺全关上门,街上也鸦雀无声。偶有胆怯的妇人用头巾严实地裹住面庞提着同样裹得密不透风的篮子,在可怕而阴沉的寂静中沿着墙壁迅速地溜过去。

等候期间的焦躁不安反而使得民众们希望敌人早些到来。

 

在冥幻首都心城皇室禁卫军被全部投入大牢的第二天下午,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的三五个手执长矛的骑兵,驾着那种独属南地的骨架纤细的马儿,披着笨重的棉衣与铠甲,急匆匆的穿过外城。一会儿工夫,城外终年白雪皑皑的丹斯尼提山坡[1]就涌上来黑压压的一大群人。与此同时,在通往罗亚迪和比利夫[2]的两条公路上,也同样出现了大队人马。而这三股入侵者的前锋都已顺利穿过大开的城门,在中央广场上会师。随后,军队的主力也从附近各个街巷陆续开过来,整齐声音的步伐踏得街石萧萧作响。

 

在街边拥挤的每栋房子阖上的百叶窗或拉起的窗帘后面,却有无数只惶恐、敌视的眼睛注视着这些入侵者。这些过惯安逸生活的居民们,不得不躲在晦暗阴冷的房子里惊慌失措的等待着他们的结局。哪怕对方是雪落共和国的正规军,可自古以来从不会有人对胜利者的掠夺与屠杀作多余的评判。就算是顶顶聪明或是力大如牛的人,在这样的灾难面前也显得有些无能为力了。就像是毁灭性的大地震与惨绝人寰的海啸,将所有的人畜都紧紧压在废墟下,毁灭了房屋,一点点剥夺人们的生命,战胜者一到,便要屠杀那些奋起反抗的人们,用信仰血洗这片土地的文明,用刀尖和炮火宣誓和平。所有这些都是极可怕的大灾难。

 

但可以预见到,在经过一段时间后,城里人的恐惧也会慢慢消退,一种新的、微妙的宁静气氛就这样建立起来,士官们敲开居民的门,他们将在这里暂时驻扎,这是战败者对战胜者的约定俗成的义务。在这些居民的家里,这些士官将领将与主人们同吃同住。他们会常常在饭桌上为冥幻叫屈,声称自己并非处于本心参加了这次战争,他们对战争十分厌恶。对于这些文质彬彬富于同情心的家伙,居民们自然是心怀感激,开始由不情愿待主动热情的款待他们。何况,说不定将来还需要由他们来保护哩。既然一切都要听凭人家的摆布,那么又何必自讨苦吃呢。于是他们逐渐软和下来,极高兴的与那些家伙们一起在壁炉边烤火聊家常。

 

议事厅内的少女此刻已经洗去了连月来身上沾染的、已结块的脏臭血迹,脱下了笨重的盔甲,藕色的有些粗糙的皮肤上泛着浅浅的粉色。瑰粉色的长发此刻已经规规矩矩的盘成好看的繁复样式,系着软软的缎带,精细的绸缎衣裳有精美的刺绣和得体的裁剪,包裹住她矫健的身体,一同被收在银狐皮的大氅里,雪白的毛茸茸的滚边坠在脖颈边挠得她有些痒痒的。她伸手拨开毛边,有些局促不安的紧盯着由于室内外温差而有些模糊的落地大窗外飞奔而来的士兵,脚尖下意识的磨蹭着。

身旁站着的男子赤色短发乖巧的向后梳起来,眯了眯好看的琥珀色的眸子,伸手安抚性的在少女肩上拍两下,而后唇边拉起谄媚的弧度,大步跨到门边为几位骑士拉开门,殷勤的用袖口掸一掸首位骑士肩膀上的雪花,点头哈腰地将他们迎进来。骑士们有些不屑的看着他这幅做派,从鼻孔里喷出一串气体来,高傲的点了下下巴算作回应,却也十分受用的大摇大摆的走进来宣读元首从南地传来的批示。

直到男人用同样的方式送走了这些家伙,少女才泄了气似的剥掉大氅,有些粗鲁的拉开系的紧紧的领口,甚至连脚上小巧漂亮的高跟鞋也不知踢到哪里去了。许是因着两面墙上大大的壁炉烧得极旺的缘故,议事厅内暖热的只穿单薄的衣裳也没什么问题。

 

“元首大人?”男人此刻已经恢复了平常的嘲讽的做派,有些促狭的窝在椅子里朝少女笑着,女子有些窘迫的红了脸颊,恶狠狠地拽着丝绸领巾将男人提坐起来正准备说些什么,却被堵住了嘴,“和预想中的情况一样,但以后的路还很漫长不是吗。”少女有些泄气的坐回去,男人依旧捺着性子将高跟鞋捡回来捏着她纤细的脚踝套上去,而后唤了侍女来替她整理好衣服,“那么就先从上课开始吧。”男子弯弯眼角,“我们的元首大人,还有很多方面需要学习。”

“可是…”少女舔舔有些干燥的嘴唇,有些不安地望向他。男人打了个噤声的手势,领着她走到窗边,随意的用袖口擦了擦窗上奶白的雾气。

 

这几天以来气温一直很低,地面都冻得非常僵硬,昨天夜里飘下的雪花一直到今天早晨才堪堪停下来歇口气,整个心城都笼罩在白色的纱幔里。

恶劣的气候并没有对入侵者的行为造成多大影响,那些正规军的士官们在街道上来回穿梭着,那些穿着浅金色军服披着白色铠甲的骑兵军官们,活像一个个粗笨的雪人,却盛气凌人地拖着他们长长的军刀走向咖啡馆、酒馆甚至是红灯区。人们也终于打破了连日来的死气沉沉的静谧,却仍旧畏手畏脚地走在街边,喏喏地向身边走过的军官士兵问好,可这些家伙们对普通居民的蔑视神情并不比冥幻原有的军官们好多少。当然,战败者对战胜者并非都那么驯服,总有人做着各式各样的反抗,她就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穿的很单薄的小乞丐因为在这些混蛋趾高气扬地走过去后啐了一口就被摁在地上好一阵打骂,连那个孩子小碗里仅剩的几块铜板都被摸走了。

她忿忿地捶了下窗边就打算要出去好好教训这些家伙,却被身后男人一下捉住了手臂,男人脸上敛去了平日里的不正经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与他有些格格不入的严肃,“天羽,你也知道这根本无济于事。”少女有些泄气的垂下头,别在耳后的刘海散开来遮住了她的神情,纤细的肩膀几不可见地微微战栗起来。男人叹口气,用另一只手握住她的肩膀;“也许现在我们只能接受,但我也说过的不是吗,以后的路还很长,但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也许你现在还做不到,但要学着开始。”

 

 

嘲风王朝三百一十六年九月二十七日,冥幻帝国正式宣布瓦解。同年十月九日,雪落共和将冥幻共和作为附属纳入版图,由击杀嘲风王朝现任冥王的天羽——玄易子之徒接任冥幻共和的元首。此次战争中雪落共和的军队一路北上收复了被改为深渊帝国的赤金共和并且越过迷雾海成功占领了冥幻帝国,史称大革命。

 

 

 

 

[1]丹斯尼提山坡:冥幻帝都心城四面环山,唯有心城正城门外的索莱山坡势较缓,相传冥幻帝国最后一任冥王与其王后邂逅于此,遂命名为丹斯提尼[destiny],意为[命运]。

[2]罗亚迪、比利夫:心城的东西两侧城门,创立冥幻帝国的第一任冥王次子曾因王室内乱向北流亡,期间其唯一忠心的侍卫为引开追击者卒于斯赫莱冰原。二王子夺取政权并即位后为纪念他的忠诚与信念迁都于此,并将东西两侧城门命名为罗亚迪[Loyalty]、[belief],意为[忠诚]与[信念]。

 

 

 

-TBC.

 


评论
热度(2)